“看不出你这方面还挺有阅历的。”
“看见她你明白了吧,柳颖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……”
“可能你们没缘分吧。”
“可她跟我说这事儿以前,她妈妈已经因为过失杀人进了监狱了。”
“可现在在朋友眼里我是地地道道的笑料,是个蠢货。”
“可以。你让我天天陪着你我还不一定答应呢。”
“来,陈明亮,”张昊女友笑嘻嘻地冲陈明亮举起杯子,“干杯。”
“朗朗辞职了……”张昊跑来告诉陈明亮这个消息。
“朗朗现在在哪儿?”陈明亮问。
“朗朗怎么还没来啊?”
“没错儿,我不愿意。”
“没错儿。”张昊笑起来,“那叫罗马型女人,条条大路通罗马。”
“没什么。”
“没事儿的话我要休息了。坐了一天的车,挺累人的。”
“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?”
“没事儿也可以聊聊天嘛,就像今天这样。”
“没说你不好,我只是想让你更好。”他伸手拉住吴芳。
“没说你是死人。”他看着吴芳,“你怎么回事儿你?读书太多脑子糊涂了?该敏感时不敏感,不该敏感时特别敏感……”
“没有,是我早到了。我替你叫了绿茶。”
“没有答案。”
“没有答案?!”
“没有你漂亮。”
“没怎么。”陈明亮笑了,“还未到法定年龄,即使杀人也不用偿命的。”
“明天不行,后天吧。”
“哪个都不是,你想哪儿去了?”
“那倒也是。”陈明亮笑笑,“当时她就趴下了,呜呜地哭。我说你还委屈了?!你偷着乐去吧。你拿我当桨我才抡了你一巴掌,你要是拿我当成刀,现在你命都没了。”
“那好,”吴芳放弃挣扎,盯着陈明亮的眼睛回答,“我也是认真的,我不愿意。”
“那就……再见吧。谢谢你请我喝茶。”吴芳客气了一句。
“那就没法子了,”陈明亮变得理直气壮的,“我只能过来打扰了。”
“那就让我了解了解你。”
“那就添水,赶紧给我们这位小姐最好的绿茶添上水。”
“那就下次吧。”
“那么……”吴芳找不到合适的话,冲陈明亮摆摆手,“再见了。”
“那明天就算说好了,不见不散啊。”陈明亮跟着吴芳嘱咐。
“那哪能一样?你多有劲儿呀。”吴芳看了一眼他的拳头。
“那你爸呢?他现在干什么?”
“那你还来找我?欠揍?”
“那你让她来算啊。”陈明亮把电话“啪”地放到吴芳的面前,“你给她打电话。”
“那你让我怎么说?!说什么?!”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“那你为什么要结婚?”
“那事情的真相是什么?”
“那是不是还有另一种女人,表面上看没路,实际上处处都是路?”
“那太好了。”
“那天,我是不太礼貌,可你不是也打了我一耳光了吗,咱们也算扯平了吧?”陈明亮有些尴尬地说。
“那也没用。形式改变不了命运。”吴芳淡淡地说道。
“难道……”他的眉毛扬起来。
“你……我是陈明亮,”陈明亮被她吓了一跳,“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,手机也不开,人也找不见。”
“你把女朋友形容成这样儿,我都有些嫉妒了。”朗朗沉默了一会儿,笑了,“她很漂亮是吧?”
“你把书还给我……”
“你别老去相亲了,真的,你和别人不一样,现在社会多复杂啊,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?你又不像别的女人那么坚强
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